井冈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培训学院

0796-6655272
井冈山史料

红军主力冒进湘南

作者: 井冈山红色培训发表时间:2020-09-17 10:06:43浏览量:109

永新联席会议结束以后,毛泽东亲自率领部队在永新等地加速发动群众,建设党的组织,建立基层政权,进行土地改革,扩大工农武装,深入开展边界各县的各项工作。毛泽东从实际出发,千方百计抵制“左”倾错误,但是终究改变不...

永新联席会议结束以后,毛泽东亲自率领部队在永新等地加速发动群众,建设党的组织,建立基层政权,进行土地改革,扩大工农武装,深入开展边界各县的各项工作。毛泽东从实际出发,千方百计抵制“左”倾错误,但是终究改变不了湖南省委不切实际的指示,“八月失败”的灾难还是发生了。

1928年7月4日,湘敌吴尚第八军按湘、赣两省“会剿”井冈山根据地的协约,趁红四军主力远在永新之机,提前从茶陵、酃县进入宁冈,袁文才等率第三十二团和宁冈地方武装进行阻击,但寡不敌众。9日,湘敌突破龙市防线,经古城向新城推进,准备到永新与江西敌军会合后,南北夹击红四军主力。此时赣敌还未到达永新。根据这一情况,红四军召开军委扩大会议,立即派朱德、陈毅、王尔琢率第二十八团、第二十九团进攻湖南酃县,然后直逼湘敌巢穴茶陵,迫使湘敌回援,以阻止湘、赣敌军会合的企图;毛泽东率第三十一团在永新钳制赣敌,同时加紧开展群众工作。7月13日,红二十八团、二十九团攻克酃县,湘敌闻讯,怕茶陵有失,仓皇退回茶陵。

当赣敌王均第三军和金汉鼎部5个团以及第六军胡文斗部6个团,急急忙忙赶到永新准备与湘敌会合时,吴尚部已经离开永新10多个小时了。杨克敏(即杨开明)在《关于湘赣边苏区情况的综合报告》中说:“湘赣两方军队这次的进攻,本是相约合剿而来,岂期湘敌普〔甫〕入而赣敌已先溃,赣敌方来而湘敌已退走了,总因利害不同,剿而难会。我们如果能利用敌人这个弱点,运用很好策略,敌人终无如我何者!”事实上,如果红军大队在攻克酃县后,能按原定计划进攻茶陵,然后回师永新,与红三十一团协力进攻永新之敌,那么第次反“会剿”不仅可望取得较大的胜利,而且根据地也可趁机扩大。

但事与愿违,酃县被攻克后,红二十九团官兵发生了严重的政治动摇。7月12日晚,该团借口有湖南省委的命令,瞒着军委召开了士兵委员会会议,擅自决定13日由酃县开往湘南。红二十九团由湘南宜章农军组成,自1928年“年关暴动”离开家乡,至今已有大半年的时间,很多人思乡心切。当时,该团情绪激动,甚至全团士兵齐声高呼口号要“打回老家去”。红四军军委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召开军委扩大会议、士兵代表会议等,进行多方面的解释工作,加以劝阻,但没有效果,连朱德亲自召集士兵做工作也没有用。当时参谋长王尔琢提出将红二十九团缴械,被朱德制止,因为怕红军内部打起来,局面更不好收拾。

在形势十分复杂、一时难以决断的情况下,为了稳定部队的情绪,军委扩大会议原则同意红军大队去湘南,但是部队的实际行动,必须在取得毛泽东的指示后再作最后的决定。会后,军委立即派杜修经由酃县回宁冈茅坪向毛泽东请示。事不凑巧,此时毛泽东已去永新。由于杜修经本人是主张部队去湘南的,所以他在宁冈只将情况向特委书记杨开明作了汇报。杨开明也主张部队按湖南省委的指示去湘南,他在听了汇报后说:“决定了,就走吧!老毛那里,我跟他说。”

这样,在杜修经和杨开明的错误指导下,7月17日,红二十九团由酃县水口开往湘南。为了保护该团的安全,红二十八团只得一同前往。

毛泽东得知此事,深感事态严重,他立即写信,派人急追,要求部队转回井冈山。18日,部队接到了毛泽东的信,当晚便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讨论毛泽东的来信。会上,朱德、陈毅、王尔琢等维护毛泽东的意见,主张部队回师边界,但主持会议的杜修经以及龚楚等人坚持去湘南。会上意见不一致,最后不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红二十九团便向湘南进发,红二十八团只好随后跟进。

2020-09-17 109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