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培训学院

0796-6655272
井冈山史料

毛泽东上书湖南省委,反对进兵湘南

作者: 井冈山红色培训发表时间:2020-05-14 09:12:09浏览量:420

毛泽东有过1928年3月间奉湘南特委之命把部队开往湘南而使井冈山根据地遭受“三月失败”的惨痛教训,这一次,他决心从实际情况出发,坚持不执行湖南省委指示。他向奉命前来传达湖南省委指示的袁德生、杜修经表示,这件事...

毛泽东有过1928年3月间奉湘南特委之命把部队开往湘南而使井冈山根据地遭受“三月失败”的惨痛教训,这一次,他决心从实际情况出发,坚持不执行湖南省委指示。他向奉命前来传达湖南省委指示的袁德生、杜修经表示,这件事关系重大,应由湘赣边界特委集体讨论决定。他建议,召开一次特委和军委的联席会议来讨论省委的指示和决定。

6月30日,在袁德生、杜修经到达永新的当天晚上,毛泽东在永新县城商会楼主持召开了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红四军军委和永新县委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红四军军长朱德,军委书记陈毅,军参谋长兼第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第二十九团团长胡少海、团党代表龚楚,第三十一团团长朱云卿、团党代表何挺颖,特委委员宛希先、谭震林,永新县委刘真、王怀、刘作述、贺敏学、贺子珍等。袁德生、杜修经也参加了会议。会上,杜修经宣读了湖南省委给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两封指示信。他不仅传达了湖南省委关于红四军“立即向湘南发展”的决定,而且还解释了到湘南去的理由:现在全国革命形势发展很快,统治阶级已经发生了动摇,中央把湘、鄂、粤、赣四省列为全国革命的中心,湖南又是四省的中心,而湘南更是湖南革命的中心。最后他强调说:红四军应立即向湘南发展,这是省委贯彻中央割据湘粤大道计划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方针,你们要毫不犹豫地立即执行”。

这显然是过于乐观地估计了当时的形势,也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同时过低地估计了敌人的力量,是一种盲目乐观和十分有害的“左”倾观点。会上有人提出:红四军主力去了湘南,井冈山根据地怎么办?地方武装能顶得住敌人的进攻吗?有的提出:现在统治阶级正处在暂时稳定时期,湘南之敌又比湘赣边界敌军强得多,红四军立即向湘南发展显然十分不利!有的还提出红四军总共只有200多支枪,脱离大本营,孤军深入湘南,就不怕重演“三月失败”吗?会议经过热烈讨论,“决定四军仍应继续在湘赣边界各县作深入群众工作,建设巩固的根据地。有此根据地,再向湘、赣推进,则红军所到之处其割据方巩固,不易为敌人消灭”。这种根据多数人意见作出的决定,杜修经、袁德生也无可奈何地表示同意。毛泽东看出杜、袁有难处,对他们说:你们不必为难,对会议的决定我们还要向湖南省委写报告,陈述理由。这既符合组织程序,又顾全了他俩的面子。

7月4日,毛泽东以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名义给湖南省委写报告。这是下级公然抵制上级省委的决议,如果不把理由说充分,不把道理说透,很难使上级收回成命。因此,毛泽东写这封信时显得特别谨慎。最后,他根据联席会议决定和与会同志提出的意见,经过几天思考,总结八七会议以来各地武装起义的经验教训,陈述了红四军不去湘南的六条具体理由:

第一,目前湘赣边界和红四军正在根据中央和省委批准的计划,建设以宁冈为大本营的根据地。“在四军本身有许多过去习于流寇式的生活,极不喜定住一处艰苦的做群众斗争工作,充满红军冒险的遗毒。近一月来经多方洗刷,同时永新、宁冈二县群众已普遍起来,他们才渐渐死了心,懂得中央及省委上次主张建设宁冈大本营的政策是对的。如现在又马上改变,使四军重新走入转徙游动的道路,四军之改造必更困难。前次省委来信指出四军转战千里,近于流寇必须择地休息以资改造。此意非常正确,正在遵照执行,不宜轻率变动。”

第二,湖南敌军强大而江西敌军势力较弱,我军应该避实就虚。“在敌情方面,湘省敌人非常强硬,实厚力强,不似赣敌易攻,赣敌被我连败四次,其胆已裂且受我释放俘虏影响,军心大摇。计尚能作战者仅王均之第七师,一师与一团驻萍乡,二团分驻九江、南昌,料其难于抽调,抽调来攻,亦用适当武略战而胜之。湘敌则不然,与我交手在五六次以上,仅能将其小部击退,而敌毫无所损,顽强如故。故为避免硬战计,此时不宜向湘省冲一(击),反转更深入了敌人的重围,恐招全军覆灭之祸。现在湘南敌军计有桂系两师,二十一军,向成杰一军(3000枪),许克祥一师,吴尚一军,敌力大于赣西七八倍。我军纵可以胜向、许,决无法胜吴、桂。我军一去,马上在吴、桂、向、许的包围中,有立(刻)被消灭之虞,此点省委似未曾虑及。”

第三,宁冈地理位置优越,加上党群基础好,能够长期坚持。“宁冈能成为军事大本营者,即在山势既大且险,路通两省,胜固可以守,败亦可以跑,且敌人绝对无法把我围着,若加上各县党与群众的基础,实在可以与敌人作长期的斗争,若此刻轻易脱离(宁》冈虎落平阳被犬欺’,四军非常危险。”

第四,坚守湘赣边界,并不是消极保守,而是为了建立稳固的根据地。“此种主张绝非保守观念,过去全国暴动,各地曾蓬勃一时,旦敌人反攻,则如水洗河,一败涂地。此皆不求基础巩固,只求声势浩大之故。我们此刻力矫此病,一面为军事建立一大本营,一面为湘赣两省暴动前途建立一巩固基础,现我们全力在永新、宁冈工作,日有进步,并向莲花、安福及吉安西南端推进,深入土地革命,创造地方武装,再能有一天工夫,敌人再来进攻,颇有胜的把握。”

第五,红军离开湘赣边界,经济上将面临诸多困难。“从经济上说,四军人数如此之多,每日菜金节俭需要现洋700元。湘南各县焚杀之余,经济破产,土豪打尽。朱部自2月抵耒阳时起,即未能筹到文,仅靠卖烟土吃饭,此刻到湘南去解决经济困难,乃是绝对的不能,真正解决目前经济问题,只有在湘赣边才有法想。”

第六,部队受伤病困扰,无法开往湘南。“伤兵增至500,欲冲往湘南去,则军心瓦解,不去又不可能,此亦最大困难问题之在陈述了以上六条理由之后,毛泽东向湖南省委提出:“在新军阀战争未爆发以前,尚不能离开宁、永、莲往湘南。”但他保证:“一俟此间基础略固,外面有机可乘,四军自可出茶、攸、醴、浏参加湘省之总暴动。至此时与湘南通讯息,当竭力设法做到,以期彼此呼应,互相犄角。”

毛泽东以上六条不能冒进湘南的理由,对情况分析得实实在在,把道理讲得十分透彻,充分体现了共产党人既尊重上级指示、服从上级领导,又不盲目服从,敢于坚持真理的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作风。

2020-05-14 420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