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培训学院

井冈山史料

井冈山革命斗争简史

作者: 井冈山市茨坪干部教育培训学院发表时间:2020-03-02 08:59:36浏览量:188

926年7月,国共两党出师北伐,在不到10个月时间里,北伐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从广州打到长沙、武汉、上海、南京,沉重的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统治。然而在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之际,1927年4月至7月,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窃取革命果实,先后发动了“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

井冈山革命斗争简史

第一阶段: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创时期(1927年8月至1928年3月)

(一)八七会议和秋收起义

1926年7月,国共两党出师北伐,在不到10个月时间里,北伐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从广州打到长沙、武汉、上海、南京,沉重的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统治。然而在北伐战争节节胜利之际,1927年4月至7月,以蒋介石、汪精卫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窃取革命果实,先后发动了“四一二”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笼罩着全国,国共合作破裂,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宣告失败。

1927年8月1日,以周恩来为首的前委领导下爆发了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始了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新时期。随后,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史称“八七会议”。这次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纠正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 并选举了瞿秋白为中共中央总书记。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政权是由枪杆子取得的”著名论断。八七会议的召开,为挽救党和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

随后,毛泽东9月初在安源召开军事会议,具体部署起义,组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共计5000余人,下辖3个团,师长余洒度,副师长余贲民,总指挥卢德铭。

9月9日,秋收起义爆发。起义军分别从修水、安源、铜鼓取浏阳进攻长沙,但是因为我军兵力的分散,再加上四团邱国轩部队叛变,起义很快失败了。9月14日,毛泽东在上坪召开会议,决定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命令部队在浏阳的文家市集合。

9月19日晚,毛泽东在文家市主持召开了前委会议,否定了“取浏阳直攻长沙”的错误意见,决定部队向萍乡退却,再向湘南转移。文家市退兵是井冈山斗争的先声,是中国共产党的工作重心,由城市向农村转移的重大措施,正是有文家市的退兵,才有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开辟。

(二)向罗霄山脉中段转移

9月20日,工农革命军从文家市向萍乡转移,但是在转移过程中,途径萍乡芦溪时遭到赣敌袭击,总指挥卢德铭在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2岁。

(三)三湾改编和古城会议

9月29日,工农革命军到达永新县的三湾村。毛泽东在这里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三湾改编的主要内容有:一是进行组织整顿,将部队合编为一个团,称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下辖一、三两个营,改编后部队仅剩700余人,人是少了,但是部队更精悍了。二是确定了将支部建在连上的制度。三是部队中实行民主制度,连以上设立各级士兵委员会。三湾改编标志着工农革命军的新生,在我军的建军史上具有深远而伟大的意义。三湾改编后部队继续南下,于10月3日到达宁冈古城。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毛泽东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总结了秋收起义的经验教训,决定对袁文才、王佐两支地方武装进行团结改造,着重讨论了在罗霄山脉中段建立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活动等重大问题。

(四)水口整修与边界游击

10月7日,工农革命军进驻茅坪。在途中的大仓村,毛泽东会见了袁文才,并送给袁部100支枪。袁文才也资助工农革命军1000块大洋以及数月军需粮食。在袁文才的帮助下,部队在茅坪设立了后方留守处和茅坪后方医院,工农革命军安置了伤员后,便开始了湘赣边界各县的游击活动。

10月中旬,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来到水口。毛泽东在水口的叶家祠堂亲自主持了6名优秀战士的入党宣誓仪式,史称“水口建党”,水口建党是我军历史上一次最早的建党活动。

10月23日,在荆竹山上,毛泽东向部队宣布了三项纪律:第一,行动听指挥;第二打土豪筹款子要归公;第三,不拿老百姓一个红薯。这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原胚。10月24日,工农革命军到达大井,会见王佐,毛泽东当即赠送70支枪给王佐,王佐也回赠500担谷子给工农革命军。

(五)改造袁文才、王佐部队

在对袁文才、王佐两支绿林队伍进行团结改造时,毛泽东做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步云山练兵;二何长工改造王佐部队,三1928年2月,袁王两部在宁冈大陇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袁文才为团长,王佐为副团长,何长工为党代表。

(六)红色根据地开始创立

1927年底,工农革命军利用军阀混战的局面攻占了茶陵县城,并于11月28日成立了湘赣边界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工人代表谭震林任主席。毛泽东在总结了攻打茶陵的经验教训,提出“三大任务”,一、打仗消灭敌人;二、打土豪筹款子;三、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

1928年1月为了策应万安暴动。起义军攻打了遂川县城。1月24日,成立遂川县工农兵政府,农民代表王次醇任主席。

1928年2月21日,宁冈县工农兵政府成立,文根宗任主席。茶陵、遂川、宁冈三县工农兵政府成立,标志着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已初具规模。

正当根据地蓬勃发展时期,1928年3月上旬,湖南特派员周鲁来到井冈山传达湖南省委指示。认为工农革命军“烧杀太少,行动太右”,由于传达错误,做出开除毛泽东党籍处分,取消毛泽东前委书记,改任师长。在中央左倾盲动主义影响下,工农革命军出击湘南,边界兵力空虚,使敌人趁虚而入,血洗茅坪,是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三月失败”。

 第二阶段: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全盛时期(1928年4月至1928年7月)

(一)朱毛会师和红四军成立

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广东后,一路苦战,在广东三河坝一带弹尽粮绝,1927年10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转战来到赣南。朱德分别对部队在天心圩整顿,大庾整编和上堡整训,史称“赣南三整”。 “赣南三整”与毛泽东的三湾改编不谋而合,奠定了朱毛会师的基础。

1928年1月12日,朱德在胡少海的策应下攻占了宜章县城,拉开了湘南暴动的序幕。由于部队受到了湘军的袭击,为了保存实力,朱德、陈毅带领部队向井冈山转移。

毛泽东得知这一消息后,派张子清去湖南接应朱德、陈毅部队。4月28日,朱毛两军在宁冈龙市胜利会师。5月4日在砻市广场举行会师庆祝大会。宣布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井冈山会师和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的成立,壮大了工农红军的武装力量,开创了“工农武装割据” 的新局面。

(二)粉碎敌人的第一次反革命“会剿”

朱毛会师后,引起了蒋介石的惊恐,开始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一次“会剿”。朱毛在分析了敌情之后,决定对赣敌采取攻势,对湘敌采取守势,指挥红军一站五斗江,攻占了永新县城,打破了敌人的第二次“进剿”;再战草市坳,胜利打破敌人的第三次“进剿”。

(三)深入土地革命

1928年5月20日——22日,湘赣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茅坪的谢氏慎公祠召开。会议内容是:1、总结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半年来的经验教训;2、讨论、制定、巩固和发展根据地的政策;3、讨论深入开展土地革命问题;4、选举了湘赣边界党的领导机构。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第一次回答了“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

边界党的一大召开之后,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当时根据地分田的做法是:1、以乡为单位,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2、废除苛捐杂税,保护中小商人做买卖。3、实行以原耕为基础,好坏搭配原则。土地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加快了根据地的发展。

湘赣边界的红色风暴越刮越猛,国民党反动派坐立不安。1928年6月中旬,敌人对井冈山发动了第四次“进剿”。朱德和毛泽东指挥红四军主力取得了龙源口大捷。龙源口大捷是红四军成立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战斗。工农革命军趁胜创办了红军军械处和大陇红色圩场。龙源口大捷标志着第一次反会剿的胜利,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

毛泽东总结了军事上的十六字决游击战术:那就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第三阶段: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曲折发展(1928年8月至1928年12月)

(一)八月失败和第二次反“会剿”的胜利

边界斗争风云多变。正当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迅猛发展之时,1928年6月26日,杨开明、杜修经带来湖南省委的指示信来到湘赣边界,要“四军攻永新敌军后,立即向湖南发展。”接到指示信的当天晚上,湘赣边界特委召开联席会议,毛泽东从形式、敌情等方面陈述了不去湘南的6条理由,要求省委给予新的决定。

7月初,敌人的第二次“进剿”开始了。湘敌吴尚部队从酃县侵入宁冈,准备与江西敌人到永新会合。根据这一情况,朱德率28、29团进攻酃县、茶陵。红军攻克酃县后,29团的官兵思乡心切,并于当晚召开士兵委员会,擅自决定回湘南去。四军军委几次开会劝阻无效。后29团兵败郴州,几乎全军覆没,29团建制不复存在。

在红军主力远在湘南之际,赣敌趁虚而入,血洗根据地,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城乡,投机分子纷纷反水,根据地内被杀的人,被烧的屋不计其数,损失严重,史称“八月失败”。

“八月失败”的原因有:1、湖南省委对客观形势的错误估量和军事行动上的盲动主义,是八月失败的根本原因。2、湖南省委代表的错误指令和误导,是八月失败的直接原因;3、红军队伍中本身存在的消极因素和决策错误。

毛泽东得知29团兵败的消息,前往湘南迎接红军大队的归来。在返回井冈山途中,袁崇全叛变。28团团长王尔琢在追袁崇全时不幸中弹牺牲,时年27岁。红四军主力回宁冈后,为王尔琢举行追悼会,毛泽东亲自书挽联,“一哭尔琢,再哭尔琢,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生为阶级,死为阶级,阶级念如何,得到胜利方始休”。

8月30日,湘赣敌军以4个团的兵力,对井冈山发动第二次会剿,在31团党代表何挺颖、一营营长陈毅安的率领下,凭借黄洋界的有利地势,发动群众,以不足一营的兵力,击溃敌人四个团的进攻,歼敌数百人,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伟大胜利。击破了湘赣两省的第二次“会剿”。毛泽东听闻黄洋界大捷的消息,写下了著名的《西江月·井冈山》。

毛泽东在率领红四军主力回到湘赣边界,先后取得了宁冈、遂川、永新三次战斗的胜利。这三战三捷,标志着第二次反“会剿”的胜利。这时根据地的工作出现了新的局面。行成了“南北狭长之整块”。

(二)反阶级封锁的斗争和建设巩固的根据地

由于敌人残酷的经济封锁,当时红军的生活相当艰苦,为了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部队做了以下措施。

1、创办红军造兵厂;2、开辟红色圩场;3、设立公卖处和公营商店;4、成立竹木委员会;5、开展群众性熬硝盐运动。这些有利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敌人的经济封锁。

湘赣边界党的“一大”后,根据地的党组织进入大发展时期,这时党员人数已达一万以上。期间不少投机分子也混进党内和政府里。鉴于“八月失败”的经验教训。9月以后,特委决定厉行“洗党”,对于宁冈、永新两县的党组织宣布解散,党员重新登记。“洗党”以后,党员数量减少了,战斗力增强了。

1928年10月上旬,湘赣边界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在宁冈茅坪的步云山召开。大会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并选举产生了湘赣边界第二届特委会,谭震林任特委书记。

1928年11月6日,根据中央来信指示,边界重新组建了前敌委员会,简称“前委“毛泽东为书记,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最高领导机关。

11月15日,红四军党的“六大”在宁冈新城召开,大会讨论了红军的政治、军事、党务等重要问题,选举23人组成了新一届军委,朱德为军委书记。

在边界党的建设中,毛泽东时常困扰的问题就是:“斗争的布尔什维克党”的建设真的难的很,在井冈山家族观念比较严重;地方主义突出和典型的土客籍矛盾,是阻碍党建设的主要原因。

1928年12月,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根据中央有关土地革命的精神,全面总结了井冈山根据地土地革命的经验,制定并公布了我党最早的土地法规《井冈山土地法》。它为我党后来深入开展土地革命,制定更全面的土地法令奠定了基础。《井冈山土地法》也存在一些缺陷,主要有三点:1、没收一切土地,而不只是没收地主的土地进行分配。2、土地所有权归政府而不属于农民,农民只有使用权。3,禁止土地买卖。后来在实践中,这些缺点都逐步得到了纠正。土地革命的实行,使根据地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激发了农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大大促进了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

(三)红五军和红四军会师

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发动了著名的平江起义,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彭德怀为军长,滕代远为党代表。不久湘敌出兵堵剿平江城。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红五军主动撤出平江。随后又接到湖南省委的指示信,要部队向井冈山进军,与红四军取得联络。

红四军得知红五军主力上井冈山的消息后,立即派何长工前往莲花九都接应。12月10日,红五军到达宁冈新城与红四军胜利会师。12月14日,两军在新城西门外举行了会师庆祝大会。红五军上井冈山,加强了红军在湘赣边界的力量,为井冈山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第四阶段: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后期斗争(1929年1月至1930年2月)

(一)柏路会议,第三次反“会剿”的斗争

红四军和红五军会师后,蒋介石一气之下撤换了朱培德,何健为代总指挥,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三次“会剿”。1929年1月1日,敌人的会剿总部在萍乡成立,会剿的敌军达18个团之多。

1929年1月4日,井冈山前委在宁冈的柏路村召开联席会议,称为柏路会议。会议传达了党的“六大”文件,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井冈山前委对中央的报告》,并研究决定:1、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采取“围魏救赵”的方针,到外线打击敌人,解井冈山之围。红五军和红四军的32团留守井冈山。柏路会议以后,井冈山前委还在井冈山茨坪、下庄等多次召开会议,具体研究坚守井冈山的问题。

1月14日,红四军主力800余人由毛泽东、朱德率领从茨坪、小行洲等地出发,向赣南出击。

1月20日,红四军在大会遭敌李文彬部3个团袭击,首站失利。2月10日,部队抵达瑞金、宁都交界的大柏地,并利用这里的有利地形,与尾追的刘士毅部交战,全部击溃敌人,取得了出师赣南后的第一次大捷。红四军主力下山后,留守井冈山的1500余红军和当地群众,在彭德怀的率领下,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

1月25日,随着敌军的逼近,守山军民在茨坪举行了誓师大会,随后分赴五大哨口坚守阵地。

1月27日,战斗打响,井冈山军民与敌人激战了三个昼夜,歼敌数百人。29日晚,进攻黄洋界的敌军,在山下的宁冈乔林乡收买了当地的一个无业游民。由他带路绕开红军正面工事,从一条山涧里窜到小井村,杀害我130多名红军重伤病员后,扑向黄洋界哨口。这时八面山哨口工事也被敌人用炮火全部轰塌,100多名红军指战员几乎全部牺牲,桐木岭哨口也失守了。为保存有生力量,彭德怀带领部队向南突围,下山寻找红四军主力。何长工、王佐、李灿等人转入深山密林,坚持游击斗争,井冈山彻底失守。

(二)重整湘赣边界特委,恢复边界工作

敌人占领井冈山后,实行了惨无人道的烧杀政策:“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的血腥政策。但是英勇的井冈山人民并没有被敌人的屠刀所吓倒,他们又投入了新的战斗,开始了革命根据地的恢复。

(三)红五军重回井冈山,坚持井冈山斗争

彭德怀率领红五军从遂川方向突围后,4月1日红五军到达瑞金,实现了与红四军的会合。4月11日毛泽东在于都主持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决定红四军继续留在赣南闽西活动,红五军重回井冈山,恢复重建湘赣边界政权。会后,红五军杀回井冈山,红四军在赣南分兵,从此红四军和红五军互为犄角,开始了新的斗争。

1929年6月下旬,为了总结红四军下山半年多来的斗争经验,解决党和红军的建设问题,红四军前委在闽西龙岩召开了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争论的焦点集中在要不要设军委的问题上。但在最后选举红四军前委书记时,陈毅当选,毛泽东落选。红四军党的“七大”在中共党史、军史上酿成一大曲折,这是一次既有积极意义又有重大失误的会议。

红四军党的“七大”以后,毛泽东离开前委领导岗位,到闽西蛟洋、苏家坡、牛古扑等地辗转隐居养病读书,历时五个月之久。陈毅去上海参加军事会议,并向中央汇报红四军工作。1929年9月下旬,在红四军出击闽中、东江之际、由代理前委书记主持,在上杭县太忠庙召开了红四军党的“八大”,会议开了三天,没有取得积极成果。1929年12月28日,红四军党的“九大”在古田召开。大会统一了思想认识,一致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即古田会议决议)。大会最后改选了红四军前委。毛泽东当选为前委书记。毛泽东为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作出了重要贡献。决议的第一部分即毛泽东起草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是决议的核心内容。毛泽东在决议中提出了“进行正确路线教育”的措施和方法,使党和红军的精神面貌为之一新。古田会议是党和红军史上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会议。

1929年末,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员林彪写了一封《新年贺岁》给毛泽东。信中主张采取“比较轻便的流动游击方式”去扩大政治影响,对前委和毛泽东建立赣南闽西20余县根据地和“一年争取江西”的战略计划,感到疑虑重重,认为“中国革命高潮未必很快到来”。毛泽东接到林彪的贺信后,引起了深思。1930年1月5日,毛泽东在闽西古田赖坊写了《时局的估量与红军行动问题》的长篇党内通讯(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答复林彪。在这篇党内通讯中毛泽东明确提出了红色政权理论的基本内容即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根据地建设“三位一体”的深刻观念。《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发表,标志着中国革命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理论框架的基本形成。

)二七陂头会议,湘赣边界的斗争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因湘赣边界特务存在许多不能解决的问题,1930年1月下旬,根据中央巡视员彭清泉的建议,在遂川于田召开联席会议,并作出武力解决袁文才、王佐部队的错误决定。1930年2月22日,袁文才、王佐突然接到“毛泽东来信”,说是要袁王部队配合红五军攻打吉安,将队伍从宁冈新城开到永新城集结听编。袁、王历来崇拜毛委员,信以为真,随即欣然率部前往,傍晚到达永新县城。24日佛晓前,边界特委朱昌偕闯进袁文才房间将其杀害,王佐听闻枪声飞马往

宁冈方向东门跑去,不料浮桥已被拆断。王佐等人涉水过河,由于不会游泳,即被淹死在永新东关潭里。从此,袁、王部队不复存在。袁、王被错杀是我党我军历史上最早发生的一起冤案。他们被错杀留下的深刻教训主要有四点:

第一,必须充分认识党内“左”倾错误的严重危害。

第二,必须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第三,必须坚持调查研究,防止“轻听轻信”。

第四,必须提高部队的政治素质。

1930年2月7日,红四军前委在吉安陂头主持召开了红四、红五、六军委、赣西、赣南、湘赣边界特委联席会议,会议于2月6日至9日在陂头召开,史称“二七陂头会议”,会议讨论和确定党的主要任务:第一,扩大苏维埃区域,实现“争取江西”的口号和计划。第二,深入土地革命。第三,扩大工农武装。会议研究和确定了攻打吉安的行动目标和战役部署,讨论和解决了分配土地的政策问题,通过了《二七土地法》。二七陂头会议是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从此,赣西南的群众斗争和土地革命走上了健康发展、生机勃勃的道路。在以永新为中心的湘赣革命根据地形成的同时,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据地亦开始崛起。

2020-03-02 188人浏览